1. 农牧前沿首页
  2. 行业热点

是什么妨碍了生猪的成功复养?

农牧前沿独家报道, 庙堂之高忧其“规”,江湖之远愁其"定”。

农牧前沿独家报道,

  庙堂之高忧其“规”,江湖之远愁其"定” ——略析妨碍生猪成功复养的人为(或官为)主要表现 。

  文/ 陈贤棠(刚生}

  本月6日和12日的国务院经济会议,李克强总理都强调两个要求:尽快恢复生猪生产,深入清理各地不合理禁限养规定。

  如此频率与语气,跃然纸上的肯定就是着急和责任。但目前,我们到底还有多少“规定”需要清理取消,具体一点,需要全面、彻底、快速的清理取消?

  可能,真的不少。而且,难度不小。

  毕竟,恢复养殖和正常养殖,而且要尽快涉及面就太广了。结合我们的现实,特别是些特色,目前还得老老实实地用“谈何容易”这个词汇。这里面,各种各样妨碍性规定,有老生常谈因素,也有因为非瘟出现后而粉墨登场的"新对策”。对此不妨简单一聊。

  ——先谈疫苗。这个宝贝不论是怎么样去千呼万唤,但它“始出来"肯定会迟迟不到姗姗不至,估计,成熟正规的疫苗,明年还是犹抱琵笆,无法出阁。目前养在深闰人难识,让她出落到楚楚动人,瓜熟蒂落,时间的定夺真的非常迷茫。既然防瘟控瘟是持久战,那肯定就是全民战,为什么如此高度垄断,独此一家别无分店地不允许多一些机构加入研发?这样的规定,可能有某方面的考虑,但什么样的考虑,都应该以安全、尽快为目标。众人拾柴火焰高,总比单门独斗强。

  ——土地问题也非常突出,非常“瓶颈”。此关由来已久又影响尤恶,但现在还是没有一个很好的配套措施予以解决。大家都知道大多数养殖场只能在林用地上建设,但偏偏林业部门有个寒光闪闪的尚方宝剑“森林法”。那家伙属于法律,你的养殖场建设土地只要是属于林地,又没有经过大爷我批准,那就看本衙的心情了。这个问题,前些文章里我已经提到,只要负责任,帮助改变土地属性就可以了。但,有哪一个林业部门会去主动帮忙?为什么时至今日还不下ー个硬性规定的 文件去规范之?如果连这样的“清理"都做不到,其他事情就不好推动了。

  ——再看看门槛。市场准入,国家是尽可能宽松和便利,但现在,这方面的要求可以说多得令人眼花缭乱,不胜其烦,还甚至烦而无望,因为大量没有规定依据的规定,让你摸不着头脑。说到底,你想复养,多少个关多少将在等着你跃马扬鞭。具体一点,以广东某地为例。一大堆常规动作必须的证照不要啰嗉了,但,地方各诸侯的自选动作你要好好地心有余悸领教。

  先说镇政府横空出世要求提供的《备案清单》里,不但要出具9个证、表、照,还有“如发生过生猪疫病净化的养殖场需提供按照农业农村部有关要求处理并经过当地畜牧兽医部门验收通过的意见证明”"(关键当然是要“经过当地”后这一段话)后,给镇政府进行初审,“出具同意引种证明和非禁养区证明",当然,肯定还要"啪”地盖上公章才算数(其实,略懂法规的人都知道,乡镇政府根本没有这方面的审批职权,这些前置条件完全没有法规依据)。

  下来,还有另外一个庙在等着你拜,那就是兽医站。

  尊站的要求,就不仅仅是你自个的一些重复性资料,还有你的“身外物",比方说,你引种供应方的一大堆包括种畜禽生产经莒许可证以及各式检测报告等材料,验明正身才能够商量其他。

  是不是这样就可以"OK"了?老哥你老且慢,不要想得美那么早,因为重头戏还没有出来呢。那就是:生猪养殖场补栏复养申请承诺书。

  此书内容之丰富,暗藏机关的诡异,可能到了你瞠目结舌的程度。为了可以复养,你提出多少个猪的复养申请数量后,还必须信誓日日地签字画押“为此本人代表养殖场向贵单位郑重承诺,在半年内办理好土地、农业、环保等有关手续;严格落实生猪养殖防疫主体责任,遵守非洲猪瘟防控七要要求”,加强场内疫病防控工作和饲养管理,完善相关养殖废弃物处理设施设备,确保本场不发生疫情。严格执行政府管理部门的疫病防控规定和按照实际生产存栏量如数足额购买政策性生猪保险,如养殖场内发生生猪死亡(含异常死亡)均由我场自行承担损失,绝不向政府和有关单位提出救助补偿和自费按规定做好无害化处理,并承诺做好不造谣、不传谣、不向媒体炒作、不追究生猪异常死亡原因。

  乖乖,奇文共欣赏,够精彩吗?按照这个“承诺”,天下还有哪一个可以复养?关键词是什么?也许不需要“科普"了。非瘟发生以来,养殖人可能已经心惊胆战地听了不少。

  复养,要我批准;出事,我绝对不负责;至于产生负面作用,或者影响形象甚至乌纱帽的什么“言”,千万不要乱说和外传,当然,连异常死亡原因,阁下就更加要高抬贵手。

  这些,必须的!

  否则你的申请是怎么样的结果,自己掂量。勿言之不预,怪我不客气。

  法规何在,谁家天下?

  最需要作出承诺的不但没有承诺,反而要求最无法做出承诺的必须作出承诺。本末倒置,如此离奇。

  所以,这一系列的规定,说到底就是不作为和乱作为,是漠视法规、政策、职责的典型表现。但,它就那么不可思议在某些地方上活蹦活跳,让多少养殖人徒呼奈何。

  ——现在,轮到沉重的“资金”大姐上场了。目前的养殖场,谁都知道,大部分已经被资金大山压得气喘如牛。其实,挑明说,不少场已经资不抵债,几陷生无可恋境地。但,你不争取成功的复养,又怎么去死里逃生?资金贵如油,怎么解决?

  国家,对此当然不会不知道,对症下药也提出一系列措施。可惜,问题根本得不到解决。国家给的良方,就是那么几味药:保险、货款、低息。

  保险是大张旗鼓的。非瘟前,登门拜访,入室笑脸。但那是昔日含红,现在,脸似苫瓜矣。为什么,因为非瘟兄什么时候造访你老哥的尊场?如果那样,我保险公司不是比您老更加竹篮打水?道理简单明白到一加一等于几。

  国家不是有补贴给保险公司吗?当然有,但怎么样监督?特别是,怎么样让服务对象去监督?跟踪有没有透明度?没有这些配套措施,补贴是否落到实处,其结果就阎王与天使搞对象,鬼才知道了。

  于是,借口与理由多如过江之鲫:你的场生物安全太差,证照不齐,地方兽医站不同意,规模不够,交通不好,水质有问题,管理不到位……

  最后只能是:不好意思,我与您一样为难,理解万岁吧。

  那就打打贷款的主意呗。但一提到货款,谁都知道需要抵押。由于养殖需要的资金量比较大,资金链的稳固性要求非常高,否则不是养猪而可能是酿祸。因此,用房子等等什么之类的不动产去抵押货款,先别说你的胆魄如何,数量方面一般不过“湿湿碎地只能够聊胜于无,难有大助。而且,如此"烧钱"的行业,贷款量一旦到一定的程度,利息与偿还,就必须认认真真列入阁下的议事日程。多大的头戴多大的帽。需要考虑或者顾虑的东西就多了。收必超支,不能“利"不配"付”,这是科学投资范畴问题了,但货款者,不能不周详防险在先,要求贷到款还要求利息比车较低,但靠什么去抵押的确不容易。

  能不能够用养殖场去抵押?那就看你的是什么场了。因为绝大多数养殖场都是租赁土地建设,也就是你只有使用权而不能有产权哪怕是使用权也仅仅是租赁期间,所以,按照规定无法抵押,银行当然爱莫能助。这个规定,刚性得很,养殖人只能望贷兴叹。

  现在,有的地方推出生猪抵押。这样的动产抵押创新的确令许多养殖人眼前一亮,广东的封开县就有某场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中彩者。但毕竟这样的例子太少了。估计银行不会全面推广。

  所以,多少政策或者理论尽管美轮美奂,但如何生根开花,真的不好说。资金问题不解决,什么作为都无从谈起了。

  那么,这样那样的某些不合理规定,到底是怎么出来的?为什么那么难以解决?其实,掀开略思,原因很简单。比方说,地方政府没有几个对养猪会青眼有加情意绵绵,因为,没有税收,又占用土地,容易污染,还担心出现小纠纷。更加要命的是,如果出现非瘟那样的重大疫情,地方父母官不但要买单,而且弄不好还可能被追责。既损失票子又伤害面子,谁会去主动揽这个烫手山芋?

  而保险公司也好,商业银行也罢,都是企业,与生俱来具备商品属性而不可能是慈善机构。规避风险,利求最大是永远不变的行为主题。在非瘟如影随形危险未除的环境下,换你,敢那样去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或者学习雷锋好榜样?

  所以,清理这些不合理规定,人家不一定认为自己的规定不合理呢。因此,许多问题和矛盾的存在发生,归根结底还是与体制密不可分,舍此无他。6日的会议上总理首次提出"省负总责”,显然大有其因。毕竟,多少规定,特别是涉及体制方面的,需要省一级来“话事"才行。

  复养关山重,跨越靠全民。面对各种各样不合理的规定,不论是居庙堂方,还是处江湖者,都需要上下一起配合行动,才能够迅速地予以有效清理,坦荡前行。

  2019年11月15日

是什么妨碍了生猪的成功复养?
陈贤棠:曾长期从事新闻媒体、市场执法、经济研究和纪检监督工作的肇庆市某部门干部。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农牧前沿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nmfirst.cn/5548.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电话:020-85595682
微信:tttika
邮箱:fishfirst@126.com
skype:fishfirst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