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农牧前沿首页
  2. 原创报道

夏盛杜仲平:未来中国必将成为酶制剂行业领先者

中国饲用酶技术行业拥有世界上最巨额的硬件投入,最庞大的研发团队,及最完整的产业链,未来中国必将成为饲用酶制剂行业领先者。

农牧前沿独家报道,

  中国饲用酶技术行业拥有世界上最巨额的硬件投入,最庞大的研发团队,及最完整的产业链,未来中国必将成为饲用酶制剂行业领先者。

  文/ 农牧前沿 罗丹
图/ 农牧前沿 朱敬强

  11月14日,在北京举办的第三届饲料酶制剂科技与产业发展大会上,夏盛酶技术有限公司杜仲平总经理在大会现场做了饲料用酶技术及产业回顾与展望的分享。杜仲平称,中国饲用酶技术行业拥有世界上最巨额的硬件投入,最庞大的研发团队,及最完整的产业链,未来中国必将成为饲用酶制剂行业领先者。

夏盛杜仲平:未来中国必将成为酶制剂行业领先者
夏盛酶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杜仲平

  杜仲平介绍,中国饲用酶制剂工业起步于上世纪90年代,从最早3亿市值到现今30亿元的市值,已是经过3个十年发展历程。从1990年到2000年是饲用酶制剂发展的第一个十年,是耕耘的十年,也是拓荒的十年。当时饲用酶制剂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技术方面,分子生物学及基因技术与国外差距极大,国内菌种多为第一代水平,国外菌种已达到第2、3代。

  “可能当时差距几十倍都有了。”杜仲平说。开展酶制剂在饲料中的应用研究在90年代也是粗放期,主要是研究其作用机理、功效和使用方法。1993-2002年间,国内学者如汪儆研究员、冯定远教授等提出非淀粉多糖酶抗营养作用机理、NSP酶畜禽生产性能和养分消化率的影响,NSP酶对消化道内源酶的影响的观点基本没有被业界接受。生产方面,当时企业主要靠引进菌种生产酶制剂,工艺与设备落后,生产技术水平低,生产饲料酶制剂企业仅4-5家,且品种单一。市场方面,植酸酶、幼雏动物用蛋白酶淀粉酶等内源酶价格高活力低,外源酶机理不清晰且效果不明显,使用主要集中在终端养殖。

  “2000年到2010年是饲用酶制剂收获的十年。”杜仲平说。

  在技术方面,如菌种上,以中国农业科学院姚斌研究员团队为代表的科研机构在国内酶制剂菌种研发上取得突破性进展,单酶方面,最具代表性的植酸酶从90年代国内生产只有500u/g酶活,到2010年可达25000u/g酶活,其表达量提高了37倍,实现产业化生产,打破国际垄断局面。应用上,饲用酶制剂技术研究日益深入、广泛,如构建加酶日粮饲料有效营养改进值体系、《酶制剂在饲料工业中的应用》等多本饲用酶制剂应用相关书籍出版等,推动饲料酶制剂进一步发展与研究。

  生产方面,国内酶制剂企业的生产技术、规模、成本已与国际接轨,发酵设备和发酵技术日趋先进。市场方面,受玉米与磷酸氢钙价格上涨因素影响,与此同时植酸酶价格下降,非常规日粮的使用让复合饲料酶的价值被饲料企业广泛接受。

  “西方国家是使用酶制剂最早的国家,但现在使用最多酶制剂的国家应该是中国。”杜仲平表示,2018年中国生产的酶制剂产品已达17万吨,从2010-2019年的这十年,是饲用酶制剂走向世界的十年,也是充满机遇与挑战的十年,国内酶制剂企业不低于100家。饲料酶制剂行业的发展现状是技术方面不断提升,菌种研发、应用及生产与国际全面接轨,局部品种,如植酸酶甚至超越国际水平。“中国是植酸酶是全世界出口第一的国家。”杜仲平骄傲的说。

  但快速发展的市场也存在产品同质化、竞争白热化、价格利润不断下滑、产能过剩等问题。“目前据我了解产能过剩的生产企业不低于20家。”杜仲平有些担忧,虽然价格下降为客户降低了成本,但大幅下滑的利润也意味着企业研发成本将所有影响。

  最后,谈到酶制剂的应用展望,杜仲平认为,酶制剂不是仅仅局限于传统的应用,在无抗养殖大趋势下,还可以“健康”为导向进行产品突破与拓展,并注重酶品种多样化,开放出更多可使用的饲用酶。

发布者:小农,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nmfirst.cn/5543.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电话:020-85595682
微信:tttika
邮箱:fishfirst@126.com
skype:fishfirst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